<menuitem id="61616"><ruby id="61616"></ruby></menuitem><ins id="61616"><i id="61616"><address id="61616"></address></i></ins>
<progress id="61616"></progress>
<var id="61616"><i id="61616"></i></var><ins id="61616"></ins>
<cite id="61616"><noframes id="61616"><address id="61616"></address>
<var id="61616"></var>
<var id="61616"></var>
<code id="61616"></code>

中國國際電子商務網,第一手的商務信息

當前位置 : O2O > 正文

三大車企抱團 網約車要“變天”

來源:北京商報作者:錢瑜 濮振宇2019-07-24 11:10:35
導讀:醞釀一年后,國內出行市場終于迎來由三大車企領銜的“國家隊”。由一汽、東風、長安三家車企聯合蘇寧、騰訊、阿里巴巴等共同投資的智慧出行平臺T3出行正式上線運營。

醞釀一年后,國內出行市場終于迎來由三大車企領銜的“國家隊”。7月23日,北京商報記者從東風汽車集團相關負責人處獲悉,由一汽、東風、長安三家車企聯合蘇寧、騰訊、阿里巴巴等共同投資的智慧出行平臺T3出行正式上線運營。業內人士表示,作為移動出行市場后來者,T3出行不僅要面對滴滴等行業霸主的競爭壓力,更要破解重資產模式帶來的盈利挑戰。

“國家隊”入局

7月22日,由一汽、東風、長安三家車企聯合蘇寧、騰訊、阿里巴巴等共同打造的智慧出行平臺T3出行在南京亮相。T3出行已于7月16日公測,今年將進入南京、重慶、武漢、廣州、杭州、天津6座城市,2020年將覆蓋絕大多數省會城市。

針對T3平臺的建設和運營,騰訊相關負責人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目前騰訊主要對該平臺進行投資,在技術輸出和平臺建設方面暫沒有更多信息可以透露。東風汽車集團相關負責人則回復稱,關于T3出行平臺,除官方已發布的信息,暫無其他信息可透露。

事實上,東風、長安早已分別涉足出行市場,不過處于“各自為戰”狀態。2017年5月,長安汽車旗下出行平臺長安出行正式上線,平臺擁有分時租賃、長短租兩大業務,計劃到2020年覆蓋40座城市;2019年5月,東風汽車旗下東風出行正式在武漢率先上線網約車業務。

針對T3出行是否與長安出行存在競爭關系,長安汽車相關負責人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目前長安出行在部分地方運行已經比較成熟,任何商業領域都存在競爭,適當、良性的競爭可以促進競爭雙方的共同發展。

汽車行業專家賈新光認為,隨著自動駕駛成為未來汽車標配的趨勢,在滴滴這些新出行平臺的競爭壓力下,三大央企合資組建T3出行平臺,無疑是應對未來股比限制取消、自動駕駛到來等市場巨變的必然選擇,有助于共同面對復雜多變的市場環境,加強三家車企在新興的移動出行市場中的地位。

重資產運營

自網約車業務興起后,該市場就一直分為以曹操專車為代表的B2C重資產和以滴滴、易到為代表的C2C輕資產兩種運營模式。在網約車競爭中,滴滴憑借C2C模式的開放性和巨額資金投入迅速成長為行業“霸主”。數據顯示,滴滴業務已在國內覆蓋400多座城市,市場占有率超九成。

盡管滴滴在行業內“一家獨大”,但網約車市場仍屬于增長較快的增量市場。截至2018年,我國網約出租車用戶規模達3.3億人次,同比增長4337萬人次,增長率為15.1%。據預測,今年中國移動出行市場規模將達5415.56億元。

同時,國內車市步入寒冬也促使傳統車企不斷涌入出行市場。此前,吉利、江淮、上汽、長城等大量傳統車企和包括小鵬、威馬在內的造車新勢力已扎堆進入國內出行市場,并覆蓋低端、中端、高端各細分市場。

與其他布局出行市場的車企相同,T3出行同樣選擇重資產的B2C自營模式。根據官方介紹,T3出行所有車輛均為自營,車輛是集中采購的定制化、智能化的新能源車型,司機經過嚴格準入審核。

針對為何選擇B2C模式,T3出行CEO崔大勇表示,長期以來,移動出行領域存在打車難、安全焦慮、體驗差、費用不透明等痛點,根源在于撮合模式(即C2C模式)下,無法對供給側進行有效管理和監督,導致服務標準不統一、合規運力無法根本保障、安全隱患無法根本杜絕。

以北京為例,2018年7月發布的《北京市查處非法客運若干規定》明確規定,對于非法運營的網約車將會處以罰款、扣留駕駛證和車輛等措施。

“由于政府加大對網約車業務的監管力度,網約車C2C平臺輕資產的快車和順風車業務已受到較大影響。”經濟學家宋清輝認為,在政策壓力下,未來不僅是新入局的企業將更傾向于采用B2C模式,輕資產的C2C模式網約車企業也可能會更多提高自營車輛的比重。

兩模式交融

盡管B2C模式有利于安全監管,但該模式存在運營成本較高的缺陷。以首汽約車為例,2015年9月-2017年11月,首汽約車的車輛數量增長120倍,但虧損也快速增長。2015年,首汽約車凈虧損僅5872.18萬元,但2016年該數字便增至8.81億元,且2017年前4個月凈虧損仍達4.5億元。

不過,C2C模式出行平臺的盈利狀況同樣不容樂觀。2018年以來,隨著各地網約車政策相繼落地,滴滴等出行類企業不得不花費更多資金來吸引合規司機和車輛加入平臺。數據顯示,2018年滴滴全年虧損109億元,其中僅在司機補貼方面投入便高達113億元。

目前,無論是B2C模式還是C2C模式的出行平臺,大都未擺脫“燒錢”階段。不過,在尋找盈利點上,B2C模式與C2C模式越來越呈現出交融趨勢,其中少數B2C平臺已通過調整經營模式成功實現盈利。

2016年9月,B2C模式起家的神州專車發布私家車接入計劃“U+開放平臺戰略”,開始B2C自營與C2C加盟模式并行。受益于縮減自營車隊,大力發展加盟模式,神州專車在2018年上半年成功扭虧為盈,利潤為1.4億元。

神州專車扭虧為盈后,B2C為主、C2C為輔的運營模式也吸引部分其他出行平臺的效仿。2019年4月,首汽約車開始轉變經營戰略,鼓勵自營司機由自營制轉為租賃承包。業內人士認為,面對持續處于高位的運營成本,首汽約車也欲通過減輕運營成本實現盈利。

值得注意的是,新成立的T3出行雖然背靠三大央企,但也需面對自營模式的高成本壓力。據T3出行官方介紹,T3出行主打專車配置服務,但其承諾定價對標快車,并且高峰出行不溢價。這意味著,為提高產品競爭力,在急需快速搶占市場的發展初期,T3選擇主動承擔更多成本壓力。

不過,作為出行市場的一名“新手”,與在市場中已摸爬滾打多年的同行相比,T3在盈利問題上顯得并不急切。崔大勇表示,在網約車業務成熟后,T3出行將從2021年開始拓展動力能源、融資租賃等衍生業務,并自2025年開始布局智慧出行與智慧城市。“移動出行,沒有上下半場之分,長跑才剛剛開始。”他說。

熱門標簽
中國國際電子商務網代理商招募公告
微信掃一掃
關注EC官微
人人碰在线视频